青筝

刀剑乱舞,舰娘沉迷中/请投喂更多的太郎的粮食/美甲组等粮中/精分

一天


 

许久没有的过的良好的睡眠,似乎没有梦的尽头。阳光弄醒了她,她的瞳仁被明亮渐渐掠夺,门外的无意义的对话触摸着她的听觉神经。醒了,一天的开始。

她惺忪着摸来手机,看着黑色的屏幕瞬间明亮,电子的时钟显示着9:57,她满足地叹了一口气。爬下床来,拾了洗漱的用品,和些许同样惺忪同样蜡黄蓬松的未满20的女人们,对着镜子发呆,直到泡沫滑落,染湿胸襟。

阳光似乎正好,柳絮被浸泡得像是灰色海洋中的游弋的水母,她犹豫再三还是决定去喝一碗牛奶燕麦粥。便宜的面包似乎吃腻了。虽然有些心疼钱。不过她想起了那次攒钱买下的蛋糕,被饥饿的舍友顺手分去了一大半,好生心疼。

11:00她在图书馆觅了个位置,身侧无人,四下清冷,隔着玻璃,嫩绿的新芽在逗弄着新裳。她微微笑了一下,翻开书页。片刻后,轻微的震动,手机短信的提示,她有着些许诧异和不确定的惊喜。划开锁,看到了那个多次出现的10086,她将手机妥善放好,顺便拿出一枚书签,夹在书页间,去斟些热水。

文字让她有些忘记时间。13:12,她走出书籍垒成的城堡,正午刺眼的阳光让她不太安稳,她走向喜欢的饭馆。碰到了曾经认识的人,她的手举了起来,是一个打招呼的雏形,她清晰地看到了那人故意撇开的视线和不自然的僵硬的面容。她把手收了回来。

14:20,她心满意足地吞噬了自己喜爱的食物。忽然想起一会有一个并不想赴的约,和一堆熟人,也仅仅是熟人去看一场大众电影。

16:00,她在约好的地方按时出现,发现只来了自己一个人。

16:15,约好的人来了不到一半。她站在阳光下,看着灰尘的颗粒在演绎丁达尔现象。

16:30,发起人牵着男友气喘吁吁地跑来,脂粉却未散乱,娇声道歉后,一堆人乌泱泱地进发。她走在人群中,听着别人的谈天说地。

17:30,电影开场,音乐听着分外耳熟,哦想起来了,这电影的音乐似乎被指抄袭。她偏了偏眼,熟人们似乎都很专注于电影,她转回了视线。尽管她并不能很好地专注在电影上,但她还是努力显得自己对化妆拙劣的女主角和演技苍白的男主角感兴趣。

18:00,她睡着了。

19:50,她突然惊醒,世界一片明亮,影院内橘黄色的灯光虚假而温暖。熟人们已经走了,估计是忘了她。她想起这附近有一家不错的馄饨摊,不禁感到更加饥饿。

20:05,馄饨摊不在老地方了,问了问人,也不知道搬到了哪里去。她走了走,真的感到十分饥饿了,走进24小时营业的M记,要了一个巨无霸,几对麦辣鸡翅和一大罐不加冰的雪碧。配餐员搞错了,给了她一罐加冰的,她用吸管搅拌着晶莹透明的液体里晶莹的冰块,然后将它们挑了出来。

坐着公交车颠簸着回宿舍。路灯混合着夜色斑斓,流光,摄人心魂,一点,多点或者一片,就那么潇洒地往后飞奔,远离视野,她简直看得入迷。汽车刹车启动的声音也是那么有规律,一下一下又一下,让人心里格外踏实,她在下车前看了看时间,21:50。

回到宿舍,她打开电脑,对着荧光屏,点开一首歌,单曲循环,小企鹅很少跳跃,她随意地翻着网页,

这种时候时间过得很快,23:30,她收拾好东西,钻回被窝。

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评论
热度 ( 2 )

© 青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