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筝

刀剑乱舞,舰娘沉迷中/请投喂更多的太郎的粮食/美甲组等粮中/精分

No.1系列 审神者和加州清光 清光X少女审神者 日常向 有虐

“这是你的第一把刀。”

少女从那一刻起,成为了审神者。

像很多其他的审神者一样,她在五把刀中凭着直觉选择了这把叫做加州清光的刀。然后她就在本丸的树下看到了那个男子。

 

他向她走来

“我,加州清光。河流下方的孩子,河原之子呢。比较难用但是性能一流哦,随时都可以来熟练驾驭我疼爱我,以及,正在召集可以帮我打扮的人哦。”

 

鸽子血似的眼眸,唇边一点墨玉,指尖浓郁嫣红,这么精致的可人儿居然是一把杀戮之刀的付丧神。

少女局促地攥紧了衣角,害羞而紧张地打量着她的第一把刀的付丧神,什么嘛,简直比女孩子还可爱啊。

她本以为刀的付丧神会是很可怖而令人生畏的,无比担心自己能否胜任这份工作。

不过看到了加州清光,她忽然就安心了。

 

 

最开始的时候,一切都是比较艰难的。本丸里有大量的事务需要熟悉,而人手总是不足。那个少女审神者似乎并不具有强大的灵力,最简单的刀装也总是配比失败。做出一个上的刀装能让审神者高兴半天。加州清光有时会不屑地嘲讽一下审神者,不过那个少女却不以为意,“对着这么可爱的脸真是无法生气呢。”

不过不等加州清光自满,审神者常常会抱起五虎退的小老虎接着道,“不过它比你可爱哦”

 

戴着主人亲手做好的刀装,砍杀敌人,带不同的短刀回来。这样的日子持续了不短的时间。

储藏室的资源慢慢积累了起来,不复最初为了做好刀装入不敷出的空荡。不过那个审神者没有去锻造新的刀。

 “主人你为什么不去刀匠那里锻刀呢?”一天,加州清光在审神者叠着衣服的时候这么问了。

“觉得……自己能力不足吧。”少女审神者一边叠着清光的白衬衫一边说着。

“你看,我连刀装都做不好……说来上次做的那个特上刀装最近已经碎了吧”

“……”

“以我的力量不知道还能不能做出一个特上刀装……虽然锻刀需要借助刀匠的帮忙,但是如果只是我这般的灵力的话真的能够召唤到刀的付丧神吗……就算成功了,我能很好地驭使用他们么。”

“主人,我也是被你召唤至此的啊。而且,你看你现在不已经上手了吗。”

审神者停了手,

“嘛,只是因为我是个胆小鬼罢了。”那个少女故作明朗地笑了笑,垂下眼帘,眼底不知是长长的睫扇的阴影还是黑眼圈,“而且现在的我有清光已经足够了。”

 

微风吹过,本丸挂着的审神者自制风铃摇晃起来,一下,又一下,那清脆的声音就像反射着日光的玻璃珠互相撞击。

 

 

 

事实证明,审神者只是缺乏自信。随着时间的推移,她的力量逐渐增长,而技巧的运用也让刀装的良品率大大提高。事情总是发生得很突然,那天夜里,少女突然拽住在涂指甲的加州清光,要他帮她也涂上那红色。“为什么要是今天呢?”

“因为一会有重要的事情要做。”

“是锻刀吗?”

“是的,想借用清光的力量。”审神者指了指加州清光的指尖。“这样子感觉自己就会获得力量了呢。”

 

主人,真是信赖自己呢。

不过一想到即将进行的锻刀,加州清光莫名地心口烦闷,新的刀会是什么刀呢,像自己一样的打刀?强势的太刀?还是传说中的大太刀?

主人不是说有自己就足够了吗。

不过,是那时的主人啊。

现在的主人已经变强了,这样的主人会拥有更强的刀。更锋利,更漂亮的刀。

比自己可爱的刀,一定有的。

然后主人还会这样信赖自己吗,主人还会使用自己吗,

而当自己破破烂烂时,主人还会爱自己吗?

 

“诶,清光,你涂到我手上了。”

“啊,不好意思主人。”

加州清光在涂指甲油方面还是技艺娴熟的,成品饱受审神者的称赞。

“呐,作为谢礼,请收下这个。”

审神者的手心里躺着一枚小小的护身符。

“清光杀敌的气势很棒,不过总是受伤可不成,有这个的话会安全很多呢!”

“虽然不知道这个护身符的原理,不过万屋老板拍着胸脯保证说这个是良品,特别有效。姑且相信他吧。清光,我是不是有点太容易相信别人了……”

“清光?收下吧。”

 “清光?”

加州清光什么也没说,只是用力将面前少女搂入怀里,像是要抱紧什么珍贵的东西不让其散去一般。

审神者倒可从来没想过一个付丧神把自己抱的快窒息的场合。

第一个因被付丧神拥抱过紧窒息而死的审神者——少女脑内竟然冒出了这样一句新闻标题式的话。

“清光,你抱得太紧了啦!我要喘不过气了,咳咳咳。”

“啊啊,对不起主人。”慌忙放开那个少女的付丧神脸上有着显而易见的红晕。

两个人的距离还是那么暧昧得近,空气中有指甲油的刺鼻的气味,不过这时候在加州清光闻来却有着诱惑的香。

“主人你好瘦啊。”

“你才知道?!为了本丸事务衣带渐宽人憔悴啊。”

加州清光伸手捏了捏少女柔软的脸,“可是脸看不出来啊。”

“哼!不和你说了,我要忙去了。”审神者推开他,起身就走。

“啪”,合上的门,远去的审神者的身影,和一颗开始沉沦的刀的心。

 

 

那一次审神者锻造了出了大和守安定,加州清光有些激动地看着曾经并肩作战的伙伴,浅蓝色的温和的身影,有那么一个瞬间觉得主人的力量增强是件好事。

“啊,是没见过的孩子呢!”审神者高兴地拍着手,像第一次拼好拼图的一般因成就感而万分喜悦。

“你们都是冲田的刀呢,真是太巧了,果然借用清光的力量是对的。”

 

安定来了后,他们一同出征领回来了风雅得不行的歌仙,躲在斗篷中的山姥切,笑容妩媚的宗三。那个少女喜欢在本丸等候他和安定一起出征归来,然后整整他的围巾,和安定的头发,称赞他俩是好搭档。本丸的各项事务不再只靠清光和审神者上下打理,灵力增强的审神者也开始尝试锻造新的刀。

然后太刀们来了,胁差们来了,本丸更加热闹了起来。

 

审神者和加州清光在一起的时间自然少了起来。

需要锻造的刀装多了,需要准备的饭菜多了,不过有家事能手烛台切帮忙,审神者倒也乐得清闲,有时干脆让清光代劳,自己就乐呵呵地在本丸转悠,一会儿去逗一下短刀们玩耍,一会儿去和狮子王打闹,被鹤丸吓到后又被说着黄段子的青光逗笑,少女的脸上泛着健康的红晕。

 

加州清光不知道自己是更愿意主人像现在这样,还是干脆如同开始那般。

 

后来太郎太刀来了。

那个家伙是主人的第一把大太刀。那个家伙在主人的心里有着格外不同的地位。

曾经的他想欺太郎经验不足而多拿誉,一开始他倒也斗志满满,不过后来看到那不食人间烟火的清凉主儿毫不在意,他却失了争斗的心。

 

有些失望,有些不值。

 

那把被主人爱慕的大太刀是完全不想用战绩来博得主人欢心呢。

加州清光从来就不是闲云野鹤,他的心气也好嫉妒也好,他的好伙伴安定看在眼里,但是除了陪着他趁酒宴喝几杯,听他发发牢骚,安定也无他可做。

安定也从来没有说过什么。

没准安定也是喜欢着主人的呢。

加州清光这么想着。

安定那家伙越是表面波澜不惊,越是心中波澜壮阔呢。

“啧,情敌真多。”

 

 

也是在一天夜里,审神者推开了加州清光的门。

“清光,可以麻烦你帮我个忙么?”

“主人请吩咐。”

 

审神者摊开手,手心里是一瓶金色的指甲油。

 

“这是我今天买的,但是我自己怎么也涂不好,果然还是要清光你帮忙呢。”

“我这里也有啊,不过只有红色的就是了,为什么主人想要涂金……”

加州清光的最后一个字尚未出口,眼前突然浮现了太郎太刀骨节分明的手紧握着极长的大太刀挥舞时的场景,敌人的血液没有一滴沾在那金色的指甲上,金色的指甲,金色的,金,色…………

“……说来有点不好意思,你看太郎的指甲不是这个颜色的吗。本丸只有一把大太刀,我想借用了太郎的力量的话,没准会召唤出新的大太刀,甚至有可能是他的弟弟次郎太刀呢!”

加州清光已经听不清审神者在说什么了,他感到自己的左胸内有什么黑暗的魔物在侵蚀撕咬着血肉,有令人酸楚麻痹的毒素透进血液,渗到四肢,迅猛而剧烈的痛苦。

 

“清光,你怎么了?”

“啊。”被审神者轻轻晃了晃,加州清光回过神来,审神者有些担心地坐在面前,手心里还是那瓶金色的指甲油。

加州清光觉得自己从来没有这么讨厌过金色,他从来没有因为厌恶一种颜色到这种地步。

“说到涂指甲油,主人还是交给我吧,这点请绝对放心!”加州清光用自己都不相信的虚假的讨好的声调说着。

“太好了,那就拜托你了!”

 

 

加州清光不记得他是怎么帮审神者涂完金色的指甲油的,他只记得审神者合上门的那金色的指尖。

少女白皙的小手,闪着清灵灵明晃晃的光的指甲。

 

加州清光感觉自己的力气一下子被抽走了,任何一次出战远征后都没有这么累。

 

疲倦得一动都不想动,连呼吸都不想。

 

这么这么的累,可是胸口那里却还是痛,痛得他想喊主人停下来离去的脚步,可是嘴张开了,却什么话也说不出来。

 

 

自己不过是一把刀而已,怎么会有这么多无谓的痛楚和感情。

 


评论 ( 1 )
热度 ( 30 )

© 青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