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筝

刀剑乱舞,舰娘沉迷中/请投喂更多的太郎的粮食/美甲组等粮中/精分

白色情人节 全员欢乐向 ALL刀剑X少女审神者

【太郎送的礼物的梗来源于微博@_太郎太刀


3月14日。本丸。


心怀感激的各位决定在这个可以回礼的日子给审神者也准备饱含心意的礼物。

 

其实付丧神本来根本不知道有一种叫做情人节的节日的,更别提白色情人节了。

 

这要追溯到审神者偶然在酒宴上给大家的科普。冰雪聪明的本丸的诸位迅速意识到了这个节日的重要意义,并且知道了有一种很好吃的东西叫做巧克力。


 

一个月前的这个时候大家都受到了主人亲手做的属于自己的巧克力,(材料模具偷渡自现世)比如五虎退收到了五只巧克力小老虎,清光收到了指甲油造型的巧克力,歌仙收到了花状巧克力……

 

付丧神们卯足了劲,要给出最棒的回礼。

 

而今天,我们的少女审神者要收到大家怎样的礼物呢?


 

打刀组

 
 
 

其实一开始说要分组合作制作礼物的时候,加州清光是不愿意的,岂止是不愿意,而是非常不愿意。不过考虑到本丸刀剑众多,就算再怎么别出心裁也会有撞礼物的可能性,再说有鹤惊吓丸之流,以及高大上的大太刀们,没准随便一个惊喜就能俘获主人芳心,别的刀还玩什么玩。所以在宗三左文字的提议下,打刀们决定众人拾柴火焰高。

 
 
 

但是因为打刀们每个人的技能点点的不同兴趣爱好也大相径庭,“主人最喜欢指甲油了”“庸俗的家伙!还是送和歌集比较好”“……实用的生活用品之类?”“赝品……啊咳……粗鄙之见!我看就不如送万屋红木匣中的那钗。”“你有私房钱?!”“鸣狐觉得送主人狐狸抱枕不错!”“同意。”“你不要自卖自夸了。”

 
 
 

打刀七嘴八舌争论甚至闹到刀身攻击了半天也没得出结论,最后倒是不怎么发言的安定发出必杀一击,“你们想想主人最喜欢什么?”

“指甲油?”

“和歌?”

“被单?”

“首饰?”

“鸣……啊不……毛茸茸的东西”

 
 ………


“等等这不是还是自卖自夸吗你们!”

 

打刀组的集团作战计划。

 
 
 

失败。

 
 

 

料理/吃喝(?)组

 

黑白小天使们去找切烛台要求一起制作白色情人节特别料理,饶是如他般疼爱孩子,这时候也是有些不愿意。


 

“鲶尾觉得主人一定喜欢味增汁!”

 

“……”

 

“做你们最擅长做的就好了”

“好哒(ฅ>ω<*ฅ)”

 
 
 

愉快地哼着歌的鲶尾和他一言不发认真盯着锅的兄弟,切着菜的烛台切,好一幅和谐的画面。

想要以最佳礼物俘获主人胃袋的当然不止上述三位。

如果说食物料理比拼不过烛台切的话,至少可以从饮用之物下手吧!

莺丸和次郎不约而同地相视一笑。


“那么就用这个决一胜负吧!”

 

“Duang”次郎搬出了珍藏的神之秘酿。


莺丸找出了本来想第一个让大包平品尝的珍贵茶叶。

 
 

接下来就是去扰乱敌心了。

 


 

“胜券在握。”莺丸微笑地啜饮这杯中清新点头道。

次郎大摇大摆地晃过厨房,“哟,料理切光忠!主人说上次的味增太咸了哟!”

 

一旁的鲶尾显而易见地僵住了。

 


 
 
 

不可说组

 打南边来了一个堀川国广,手里提着两卷发带。打北边来了一个岩融,腰里别着两个风车。  提发带的堀川国广要拿发带去换别着风车的岩融的风车,别着风车的岩融不愿意拿风车去换提发带的堀川国广的发带。诶你问为什么是两……因为还有别人要送嘛。佛曰:不可说,不可说。 
 
 
 
 
 
 
 
  
 
 

优秀的团队合作组

 

藤四郎们对回礼之事有着高涨的热情。在一期一振哥哥的带领下,大家在崭新的白纸上涂画着最想对审神者说的话和图。药研有些尴尬地不想加入低龄绘图但又不好拂了一期一振的意,思索再三,回屋中取了一极精美的卷轴。

 

“一会大家用这个来装裱吧。”

 
“哇!好漂亮!”

 
 
 

“这也是远征时带的?”

 
 

“嗯……总是喜欢带点什么回来,有些放起来了,想着什么时候会用得上。”

“真是可靠的兄弟啊。”

 

 

惊喜(?)组

 

大俱利伽罗完全没有想到鹤丸会找自己来一起准备白色情人节给主人的回礼。

 
 
 

虽然自己也一直在苦恼应该准备些什么,鹤丸的出现让自己甚至松了一口气。毕竟不想一个人纠结这么久啊。

 

“哟!大俱利伽罗!我们一起准备给主人的回礼吧!”

“……切”

“很简单的哦甚至不用做太多的准备!”

“?”

“只要这样就好了……呱唧呱唧呱唧呱唧……”鹤丸在大俱利伽罗耳边絮叨一通。

“我拒绝。”

“诶……这么好的建议!你不觉得主人会很惊喜吗,不一样的鹤丸!不一样的大俱利伽罗!全新的展示!”

鹤丸突然变魔术一般地将头发扎成审神者一般的斜马尾,睁大眼睛,学着审神者的口气说道,“大俱利伽罗!这是大俱利伽罗吗!意外的帅气啊!这难道就是你的礼物!真是太棒了!”

……

 

……


 

……

“好吧。”

 

计划通。

 

于是,3月14日,是日。

 

 
 
 

审神者做好了大量心理建设来迎接这一天。

 

果然一开门就见门口堆满了五光十色的各色回礼。

 

扎了蝴蝶结的心型指甲油绝对是清光送的,上面摆着山茶花的和歌集肯定是歌仙给的,诶似曾相识的红木匣子打开来是精美的钗子这一定是蜂须贺的品味,软软的白色布团应该是山姥切所赠,毛茸茸的狐狸布偶和有着蓬松质感的披肩是鸣狐和狮子王的礼物吧,红色的发带看上去像堀川国广会送给兼桑的那种呢,这里还有个彩色风车我又不是小孩子啦或许应该拿给今剑玩,啊这个布包里是御守应该是石切丸放在这里的吧,诶还有个卷轴——哇是短刀们写给我的感谢,这个是一期一振的字吧,不过这个卷轴真是华贵啊,不像是镇上买到的,一定是药研远征带回来的……审神者一件一件看着,眼圈不由得红起来了,付丧神们的心意他确实收到了,一瞬间接受那么多喜悦,她觉得自己都快晕厥了。

“哟!”鹤丸式惊吓出现。

 

“啊!!!!”

 审神者少女正感动着呢,着实被吓了一跳。

等等鹤丸的脸色怎么是灰的,这头发也是灰的……

 还在扑簌扑簌掉粉……

这时比平时白了些许的“大俱利伽罗”从旁经过,笑容灿烂地说“主人,这就是我们的礼物啦!“

审神者明白了这是怎么回事。

 

“鹤丸!你和大俱利伽罗现在就去洗澡,马上,现在!然后衣服换回来!你看你弄得他这一身面粉!!这么乖的刀都被你带坏了!!”


 “鹤丸”的灰脸奇怪地泛起粉色来……

 
 
“好好好我们这就去……主人快去吃早饭啦!”

 

一走进食堂,审神者又被裸着上身穿着围裙的笑面青江吓了一跳。

 
 
“主人是想先吃早饭还是先吃我。”

 “早饭。而且是只吃早饭。”

 “主人好绝情。”

 
 
“主人,快尝尝我做的味增汤!”鲶尾紧张地端上来热气腾腾的汤。

 
 
 

“嗯……这回的味道有点淡呢。”

 


 

显而易见的杀气从白毛小天使的脸上浮现,怒目而视一旁的次郎,肇事者故意偏过头去,吹着口哨。

 
 
 

那天日间,审神者被莺丸拖着品了好久的茶,又被半路杀出的左文字三兄弟邀去观赏小夜在本丸附近发现的一处樱花开得极好的美景。回来后用完烛台切那一桌美味到掉舌头的晚宴还被次郎灌了那不似人间的佳酿,审神者已经有些晕乎乎了。

 “主人,这是送给你的。”萤丸天使般微笑着把一个亮晶晶的装满碧玉般的萤火虫的玻璃瓶递到审神者手中。

 “啊,太漂亮了!”审神者接过那美不胜收的小瓶子,目不转睛地欣赏起来。

 “主人。”沉稳而磁性的大太刀的声音响起。

 
 “啊,太郎。”面对自己暗恋的刀,审神者还是挺紧张的。

 
 “这是给主人的。”

 
 太郎大大的手里是一盒嫣红的胭脂。

 
 “>//////////<”

 
 
“主人多次说到我们大太刀的此处……”太郎轻抚眼角,“有神威之美。”

 “望主人眼角亦能绽放美好嫣红。”

 ………………

 
 
 少女审神者只感觉自己的幸福达到顶峰,身体变得轻盈,简直像升起的烟火,在空中爆炸,然后就眼前一黑。

 
 
Duang!

“不好了不好了!”

 “怎么回事怎么回事!”

 “是主人怎么啦?”

 “主人晕倒了,快唤药研。”

 
 
 


评论 ( 3 )
热度 ( 46 )

© 青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