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筝

刀剑乱舞,舰娘沉迷中/请投喂更多的太郎的粮食/美甲组等粮中/精分

No.1系列 审神者和狮子王 狮子王X少女审神者 日常 有虐

“啊我不是队长啊”,狮子王抱怨道。
作为审神者的第一把太刀和作战主力,狮子王曾经一直担任着作战队长。审神者对他有着单纯的信任和放心,还喜欢像与短刀们玩耍那样揉乱他的金发。
他不止一次要求审神者将自己换回队长之职,审神者咬着下唇掏出记事本查看了一遍最后还是说“还是不能满足你的要求呢。”因为感到没能满足付丧神的要求而愧疚的少女总是会去万屋用不多的私房钱买来团子安慰狮子王。
“不要被别的刀看见哦,尤其是清光。”压低声音,将团子递过去,低着头歉意满满的审神者双手合十。

怎么感觉像贿赂一样。


咬着团子的狮子王觉得审神者低着头满脸通红的样子实在很好看,她的黑发松松的扎起,少许细碎的黑发不听话地滑落在那小小的削肩上,狮子王竟然有那么一个瞬间觉得不当队长也挺好的。

不过他还是怀念自己作为本丸第一把太刀的日子的。审神者会站在门口迎接出征归来的刀们,看到作为队长领头的他第一个出现时,少女的脸上会露出温暧的微笑,检查完大家都没有受伤的时候她会格外高兴,夸夸身为队长的自己,还会给大家一人一个拥抱。
他记得审神者身上的味道,有时是洗净的衣服被单的清香,有时是当日晚餐的预告,还有时是木炭和钢铁的腥味,他记得那些拥抱,还有审神者揉乱她头发的小手和自豪的笑脸。

审神者在大家面前总是元气而明朗的呢。
难得清闲的时候审神者和他说一些现世的事情,虽然她几乎没有提过自己的过去,也说过没有恋人朋友之类的,就是因为这样他渐渐觉得这个真实年龄和外表一样的少女的心境其实相当孤独。

后来加州清光找他来交换主人情报,结果发现两人的情报储备几乎完全一样。
主人还真是一视同仁啊。
狮子王希望主人有所偏好,这样才像个少女嘛。


是的,审神者对每把刀都很好,就连初始之刀或者说长期近侍加州清光,审神者也没有宠溺偏心,虽然大家都知道审神者喜欢太郎太刀,不过审神者在发现大家都知道自己的心事之后反倒没有过分的掩藏矫饰。

“既然被这堆付丧神知道了那怎么掩饰也没有用了吧。”这么想着的审神者除了埋怨自己不是个好演员以外倒也没有做别的什么。

所以狮子王知道审神者暗恋太郎太刀时竟然默默松了一口气。

“主人要不要告白呢?”

事实证明,那位少女似乎希望维持现状,狮子王明白,对主人持有特别的感情的刀绝对不止一把,当主人心有所属的时候有些原有的日常就被打破了,而一种微妙而危险的平衡又这样在本丸保持了下来。


灵力不高,运气平平甚至可以说点背的他的主人,一边说着“我真的很普通啦,清光你不要黏着我啦,我才不像你说的那么可爱,”一边操持着本丸的各项事务,刀越来越多,本丸也变得十分热闹。
狮子王觉得这样的日子倒也平和而美好。


照例是去阿贺志津山出战。

作为队里的唯二的太刀,他基本没想过拿誉,毕竟努力冲锋陷阵也可以斩获不少。

“石切丸,今天你怎么脸色这么不好?”
“没什么,出阵前向主人汇报的今日吉凶........”
“不是大吉吗?”
“...我说了谎。”
“诶诶诶?!”
“我们今天还是早点回去吧。”
“敌人的老巢就差两步了,这么回去太可惜了吧。”狮子王有些不满地说道,这些大太刀,怎么也有畏首畏尾的时候。

最终他们还是前进了。

莫名的肃杀的寒风卷起沙尘,太郎望着地平线的彼端,骤起了眉头,
“好像,有些不对”
一贯严肃沉稳的太郎太刀说出了这句从来没有的话。

“诸位,我们需要商议对策。”
“前方的敌部队似乎被剿灭了。”
“什么?!”
“吓了我一跳呢。”
“今日果然......有些不对。”

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局面摆在刀们的面前,饶是作战经验丰富的他们也没有办法马上拿出对策。次郎猛灌了一口酒,石切丸念起了祷词,太郎挑了挑眉,再次确认了当前事态后,说“来者不善。”

事出紧急,千钧一发。

恶蓝色的诡异得异物裹挟着凛冽的寒风已杀将过来。

已经没有时间做出更好的应对了,身为刀的光荣不允许他们临阵脱逃。

狮子王忽然燃起了有些被消磨掉的热血,没见过的新的敌人,没准,自己可以拔得头筹呢。


“历史的异物哟,让我们把你们葬送进虚无吧。”

那队从未见过的敌人狂妄地说着些狮子王听了觉得头痛的话。

不管了,只要是刀,可以杀敌就行了。

从未有过的密集的箭弹落到他们的身上,刀装纷纷碎裂,狮子王发现就连最强的太郎太刀身上的刀装也破碎不堪。

自己的刀装都坏了呢,这次真是遇上了强敌。

“这不是现世的敌人吧。”
太郎太刀眯起了双眼,尽力挥刀,暴风般呼啸而过地一击过去,敌人没有应声倒下。

“哇,意外的强呢,被吓到了哟。”

鹤丸挥刀直取对方大将首级,但是他慢了一步。

一柄长枪挑中了肩头。从来都是一尘不染的白色衣衫染上了嫣红。

“鹤丸!”狮子王一遍抵御着敌人的进攻一边向鹤丸那边靠去,他默念着赌上爷爷的名义,希望能尽可能支援。

“啊看来酒要醒了呢”次郎太刀俏丽的眼睛中第一次出现了浓重的杀意,挥刀狂战。

敌人的速度很快,但是如果不抓住次郎太刀砍到敌人的这一瞬间擒王的话,胜利的可能性更加渺茫。

狮子王拼尽全力冲向敌方大将,刀法精髓之极的一击挥了过去。

“这次,自己能拿誉了呢。”
狮子王一瞬的想法在他看到自己的鲜血喷薄而出的时候戛然而止。
刀刃仿佛能切割一切,巨大的冲力让狮子王五脏六腑似乎都搅到了一起。


自己竟然像破布囊一样被甩了出去呢。


 


敌人的脸越来越远,那么可恶的狰狞的面目,嘴里说着些异物之类不知所云的话。

怎么感觉胸口痛得厉害,而身子的其余地方却轻飘飘的。

“这是难得的重伤的感觉啊”

自己多久没有受过这么重的伤了呢?

接下来他模糊地看到队友们以真剑必杀获得了战斗的胜利,又仿佛感受到大太刀们搀扶着他,踏着夕阳回程。

血液渐渐抽离的感觉让狮子王感到浑身发冷,他从未觉得回本丸的路是那么漫长,他好想看到审神者的脸,想看到那努力掩藏却总是孤寂的笑脸,想要被她揉头,想让那少女拥抱自己,这样子自己的身体就一定会暖和起来吧。

意识越来越模糊,他最后的视界里是少女的脸,满是泪水,痛苦与焦灼的神色揪着他的心。

终于回来了啊。

他终于可以放心地阖上双眼了。


 


狮子王睡了很久,似乎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他是队长,每次都能拿誉,回到本丸有柔软的怀抱和一直那么好吃的饭菜。


 


主人啊,你知不知道,从你的笑容刻进我的心里的那刻起,我当队长的理由只是你啊。


 


能第一个被你迎接,第一个看见你的脸。


 


或许我是喜欢你的吧主人。


 


请不要总是故作坚强了主人,我多么希望你能对我倾诉忧郁苦楚,为什么不多多依赖我呢。


 


不过若是主人你知道了一定会更加困扰的吧。


 


可是我还是希望能成为主人心中更活跃,更重要的存在呢……


 


……


依稀,他看到少女坐在他身旁,脸上满是泪痕,好看的眉毛都皱到了一起。


 


 


“请快点醒来啊狮子王。我以后都让你当队长,求求你快醒来吧。”闭着眼睛祈祷着的少女没有意识到狮子王已经缓缓抬起了眼帘。


 


 


“我……是……队……长?太好了……”



评论 ( 2 )
热度 ( 34 )

© 青筝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