青筝

刀剑乱舞,舰娘沉迷中/请投喂更多的太郎的粮食/美甲组等粮中/精分

寓言一则

春天到了。

万物复苏。

在森林里住着一群活泼欢乐的长颈鹿。

不言而喻,拥有更长脖子的长颈鹿可以吃到更高的树枝上的新鲜美味的叶子。

有一种叫液露的叶子,格外甘甜,有一种叫阿福的绿芽,格外肥嫩,一种叫嘉枝的嫩枝,格外爽口,有一种叫斯富的花苞,格外松美。

不过这些美味佳肴全都长在森林里最高的那几棵树上上,而拥有最长脖子的长颈鹿也不一定都能吃到。

因而,任何长颈鹿只要能吃到其中一种就会感到十分幸福了。

我们的长颈鹿R有很长的脖子,不过仍旧够不到那高高的顶端,她仰头望着液露嘉枝斯富,阳光给它们镀上了更诱惑的金色,她的心中燃起了疯狂的火花。

R每天开始拉长脖子,别的长颈鹿在玩闹时,她在锻炼着自己脖颈的柔韧性,别的长颈鹿找到新的矮枝时,她在不断跳跃练习自己的肌肉。R永远睡得最少,她很累,但是想到那天所见的镀金的佳肴,她听听泉水叮咚,闭闭眼睛,感觉力量又回到了身上。

一年又一年,有一天,R终于够到了最高的树的最高的枝干,她尝到了液露阿福嘉枝斯富。

这惊天消息迅速在长颈鹿群众传播开来,许多长颈鹿激动地过来祝贺R,有的忙不迭地向R询问经验。

也有那么一群长颈鹿,在看到R的成功之后,心里特别不是滋味,他们在小林子聚到了一起。

有个叫做B的高个子长颈鹿,他本是这群长颈鹿中第一个吃到一种长在较高枝桑的叫做奇华的花朵的。

他以领导般的开头说道:“R这件事你们怎么看。”

“能吃到液露什么的就拿来炫耀实在是……”

“R才没有闲心和我们讨论鹿群大事呢……”

“这股崇尚高枝高叶的风气实在不正,我们都被鹿群的制度毒害了!”大家七嘴八舌地说着。

一旁一向以人缘好著称的雌长颈鹿L露出恰到好处的微笑,说:“诶呀,其实我更喜欢矮枝上微小确实的树叶啦。”

B深深地看了一眼L,中气十足地小结:“一方面,R的努力值得肯定,另一方面,像我这样十分投入地关注如何吃到树叶的树学家和折学家……只能说R不懂树学和折学之美。”B旋即陷入了对树学和哲学的赞美,接连便是难懂的话,什么“拉格朗日”,什么“牛顿”之类引得众鹿都哄笑起来,这片小林子充满了快活的空气。

长颈鹿的欢笑引来了一旁的鼹鼠,他顶着胖硕的身子,瞪着好奇的眼睛,想来看看发生了什么事情。

鹿群们也乐得有个听众,接着叽叽喳喳起来。

W说:“那些枝叶好不好吃还不一定呢,毕竟吃到的鹿也不多,但是总有一些鹿(抽风般地翻了个白眼)认为能吃到液露阿福什么的鹿能当头鹿……真真是无稽之谈。”

一个与其说是长颈鹿不如说长得更像四不像的H说:“像R这种鹿是永远没有机会去懂得我们的智慧的了。”

W又说,“也许没过几年R找了脖子最长的长颈鹿结婚,住在液露附近不走了,天天吃,呵呵。”

W的假设开启了长颈鹿的想象力,鹿们又畅想了好久R辉煌而又令他们不屑的未来,叹息一番,满足地去了,一面还纷纷地评论着。

鼹鼠为这热闹的谈论感染着,欢快地踱回自己的居所,他觉得,要写下今天这有趣的讨论来,以示纪念。写着写着,有些累了,鼹鼠抬头望望窗外,一种叫做般若的花开了。

 


评论
热度 ( 2 )

© 青筝 | Powered by LOFTER